任正非接受法国《观点》周刊采访:5G应用后,美国可能是落后国家

时间 • 2019-08-11 17:44:10

7月9日,华为“心声社区”发布华为创始人任正非6月18日接受法国《观点》周刊采访实录。

以下为实录全文:

1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请您聊一聊您的童年时期,特别是贵州的经历,现在华为是一家非常漂亮的现代化公司,想知道您过去是怎么样的?

任正非:从小学到初中二年级,我在贵州镇宁县成长,那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小镇。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在今天是很重要的旅游风景,非常吸引游客,但是我们当年在那里的生存状况是很贫困的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小时候也受苦了吗?

任正非:当然,肯定是在贫困中生活。但是我们小时候生活得很快乐,因为我们不知道法国的面包好吃。我小时候没有离开过那个小镇,就在直径15公里左右的区域长大的,没有比较,不知何为幸福,所以我们感到很幸福。

后来我的父亲调到都匀,是一个少数民族区的中心小城。我从初三到高三在那里生活。在我那时候的眼里,都匀是一个很现代化的城市,因为它有两层楼高的楼房。当时大姐姐们带我们去逛小百货公司,我们看见有两层楼,认为很了不起。大姐姐比我们懂得多,就笑话我没有眼光,怎么会认为都匀是大城市?它只是比小镇大一点。后来我考上了大学,就离开了贵州,从此没有在贵州工作和生活过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小时候有没有吃不饱饭的时候?

任正非:你应该问我小时候有没有吃饱饭的时候。那时候吃不饱饭很正常,我们经常吃不饱饭,吃饱饭是偶然的。

2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当时您有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的自己会身处一场地缘政治的战争中?

任正非:肯定想不到。我们像爬楼梯一样一步步爬,根本不知道二楼是什么样的。所以,今天之所以希望中国的教育能够改革,就是想让农村的小孩知道二楼是什么样子,然后,一步一步有目标地爬。我们没有名师指导,没有贵人开光,一步步爬楼梯爬二楼,才知道风光无限。今天互联网已经给农村孩子很大的视野,但是当年我们小时候是很封闭的。

3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很多人对您之前在军队的经历很感兴趣,您在军队具体做什么呢?

任正非:我在军队当工程兵,第一个项目在东北辽阳,为从法国德西尼布.斯贝西姆公司引进的化纤厂施工。这在中国当时是一个很大、很现代化的化纤厂,自动化水平很高。这张照片就是与法国的工程师的合影。

4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女儿目前还在加拿大,这个情况对您个人或者对华为公司来说有什么影响?

任正非:孟晚舟没有任何罪过,加拿大对她的拘捕程序上是不合适的。但是,我们相信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,拿出证据讲清楚,总是会释放的。我们耐心等待,走法律程序。

5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这个事件的背景是欧美一些国家非常害怕中国的扩张,您觉得中国是否在扩张呢?

任正非:我认为中国历来就不是一个扩张的国家。几千年来,中国是一个闭关自守的封闭国家;现在中国奉行开放改革,主要目的是把外面的引进来。中国走出去,主要是商业贸易走出去,是以商业的形式走到世界,并不是以政治的形式走到世界,并没有带着意识形态走向世界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在启蒙时代郑和下西洋,船队比哥伦布的船队大三倍,走到一半的时候中国国内有一些政治的声音,下令让船队掉头回中国。现在中国走出去有没有像郑和下西洋一样,走一半掉头的情况?

任正非:这个故事很有趣,因为郑和下西洋和哥伦布下西洋目的不同。当时中国认为自己很强大,郑和带了很多礼品去拜访沿途各个国家,并不以商业扩张为目的。哥伦布下西洋,主要目的是寻找黄金、香料,追寻财富。郑和下西洋的目标不明确,没有驱动力,所以他走了一半就不走了。中国开放改革的目的是十分清晰的,繁荣祖国,融入世界。因此,开放改革不会半途而废的。哥伦布下西洋的目标很明确,他要找到财富,也确实找到了,因此有持续的推动力。从欧洲到亚洲的海洋上,沉没了350万艘船,经济全球化实际从数百年前就开始了。欧洲人因为带着寻找财富、扩大商业贸易的目标,所以把英文、法文、葡萄牙文、西班牙文都带到了全世界;把文化、哲学、工业化带到了全世界,希望当地人民的意识形态跟他们一样,所以很多传教士很虔诚地到世界各国去传教,所以基督教、天主教遍布全世界。

我不仅是被欧洲商人的奋斗精神所感动,我在非洲原始森林和撒哈拉沙漠里看到小小的教堂时,也是无限崇拜。欧洲这么多传教士飘洋过海,那时飘洋过海的工具很简陋,是一种很小的船。他们到达非洲海岸时,也许活下来的人只有百分之几;他们向原始森林进发时,还会有更大的伤亡;等他到达一个小村庄,就住下来在那里修了一个小教堂,在那里布道。布道以后就永远回不去了,他们如果要重新走出原始森林到海边,穿过大海再回去,迎接他们的可能又是死亡。如果没有他们几百年的文化传播,非洲的语言(英语、法语、葡萄牙语)不能通用化,今天开发非洲都很难实现。当年欧洲去开发世界贸易市场的时候,去传教的时候,他们历经的艰辛比我们今天多多了。

我曾到过中国一个很边缘的农村——普洱,一个少数民族拉祜族的村庄。一两百年前,传教士把吉他带进了这个村庄,这就是对一个小村庄的文化影响,这是一个音乐的村庄。你们现在看到的视频是我今年4月份拍摄的,是传教士带来了文化普及,开发了落后地区。如果你们需要,我可以把这个视频送给你们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太好了。传教士把吉他带到这个地方,中国人把5G带到世界。

任正非:那是下一步的事情。那时全世界的音乐家们可以同时演奏一首歌曲,因为时延非常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