瘫痪11年的植物人被医院拔掉管子,半天后法院又要求把管子插回去

时间 • 2019-07-15 02:41:10

本文来自公众号:英国那些事儿

微信号:hereinuk

今天,有一条来自法国的新闻让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媒体都非常关注:

在病人家属、医院和社会各界争论了多年后,瘫痪11年的法国男子Vincent Lambert于周一早上,被医疗团队停止了生命维持设备。

在人们看来,Vincent Lambert相当于是间接地被安乐死了。

法国的法律其实是禁止安乐死的,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里,每一次关于Vincent的生死抉择都能引起公众的广泛讨论。

就在大家以为,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后,周一晚上事情出现了变化:

在法国总统马克龙都表示“无能为力不能干预”后,法国巴黎上诉法庭裁定,医疗团队不能停止生命维持设备,Vincent身上被拔掉的管子、关掉的生命维持设备、又一一地被装了回去...

这一转折无疑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,但也意味着围绕Vincent的争议还要继续下去。

参与判定Vincent是否该继续活着的人和机构越来越多,

只是Vincent本人,依然没有选择的能力...

2008年,31岁的Vincent Lambert因为一起摩托车事故,遭受了严重的脑损伤。

经过医院抢救后,他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失去了行动能力和意识,陷入了植物人状态之中。

出事时,Vincent有妻子,有7个兄弟姐妹,父母也健在。亲人们在他瘫痪在床后,都没有放弃希望,对他悉心照料,期盼着有天奇迹能出现,他能恢复意识和行动能力。

但是,时间一天天过去,Vincent的状况不见改善,依然只能依靠各种医疗设备来维持基本的生存状态。虽然他可以不用呼吸机自己呼吸,偶尔会睁开眼睛转动眼球,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活动能力,吃饭喝水排泄都要靠各种管子导入导出。

经过快7年的持续观察、治疗、等待,在2014年,医生们告诉Vincent的家人,Vincent已经完全没希望恢复意识和活动能力,他的状况也不可能改善了,基本上一直会处于无意识的状态,或许家人们应该考虑结束他的痛苦,让他有尊严地离开。

但是,这个建议却引起了Vincent一大家人的分裂:

他的妻子和他的5个兄弟姐妹,都赞同停止对Vincent进行生命维持。因为继续这样下去,Vincent既没有任何恢复的希望,也没有任何生活质量可言,甚至没有任何意识,只有身体上无尽的痛苦。家人们与其为了自己的执念苦苦维持他的生命,强行要他忍受这一切,不如让他早点结束这份痛苦。

Vincent妻子Rachel

但是,Vincent信仰天主教的父母和他同父异母的另外两个兄弟姐妹,却强烈反对这个提议。在他们心中,Vincent只要能活下去就会有好起来的希望,他只是残疾了,并不是得了马上就会去世的绝症。如果生命维持仪器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,说不定就能等到医学找到新的治疗办法的一天。如果家人们这个时候放弃,无异于是要杀了他。

他们都是Vincent最亲近的人,但也都不是Vincent本人,从法律和道德上来说,谁都不比谁更有权力决定Vincent的生死去留。

既然大家的意见完全对立,情理上也各有各的道理,且都是站在不同角度为Vincent考虑,那就只能把这一“生或是死”的抉择,交给法律来裁定。

但即便是交给法律来裁定,Vincent的生死依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。

法国直到现在都是一个禁止安乐死的国家,任何对患者进行安乐死的行为都是非法的。但是,法国也有法律规定,医生们有权利根据实际情况,对一些完全没有康复希望的重症病人进行消极治疗:比如停止营养输送、关掉维持生命的仪器。

其实很多国家都和法国一样,法律不允许主动安乐死,但允许医生配合病人及家属放弃治疗。

这条法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就是允许病人或病人家属,在极端情况下主动放弃生命,相当于间接安乐死。

可是,在病人本身没有任何意识,失去表达选择的能力时,周围的人是否有权力替他做决定,选择放弃或继续坚持呢?